施暴者不分性别 眼神、触碰同属性暴力

  • 126views
施暴者不分性别 眼神、触碰同属性暴力 性暴力定义——性暴力不拘形式,由言语或眼神恐吓、肢体触碰乃至强姦等,亦可归纳为性暴力。(petekarici@iStockphoto/明报製图,图中模特儿与文中提及个案无关)施暴者不分性别 眼神、触碰同属性暴力 吴惠贞(邓安琪摄)施暴者不分性别 眼神、触碰同属性暴力 黄宗显(李祖怡摄)施暴者不分性别 眼神、触碰同属性暴力 酗酒滥药——医生指出,创伤后遗症患者在自杀、酗酒和滥药方面,风险较高。(Jarin13@iStockphoto)施暴者不分性别 眼神、触碰同属性暴力 施暴者不分性别 眼神、触碰同属性暴力 施暴者不分性别 眼神、触碰同属性暴力 施暴者不分性别 眼神、触碰同属性暴力

对于性暴力的受害人来说,忆起事发经过甚至公开经历,可能是「二次伤害」。

早前,有参与反修例活动被捕的中大女生,称遭受警察性暴力。事件引起大众关注,舆论不断。到底怎样才构成性暴力?受害人如何走出阴霾?专家又表示,除了受害人之外,施暴者亦需要接受治疗。

「性暴力」一词语,突显性冒犯的暴力伤害,意指在受害人不情愿的情况下,施暴者作出性冒犯的行为,令受害人感到受威吓。性暴力关注团体风雨兰创办人之一、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工作学系讲师吴惠贞表示,性暴力不拘形式,由言语或眼神恐吓、肢体触碰乃至强姦等,亦可归纳为性暴力。

吴惠贞曾接触一个案,案中女士与港铁职员争执,其后警员到场介入,女警于车站控制室对该名女士全裸搜身,令当事人感到惊恐,及后情绪受困,需向风雨兰求助。吴惠贞指出,性暴力并非局限于异性行为,「部分人觉得『我是女人,你又是女人,你有什幺身体器官我未看过?』但对受害人而言情况并不同,你的身体归你来决定,但她不想被人盯着自己的身体」。

先会逃避、否认 渐渐情绪困扰

遭受性暴力后,受害人有感失去对身体自主权,承受心理创伤。吴惠贞指出,大部分受害者会即时感到羞耻、自我尊严受损,希望藉否定事件来减轻情绪反应,「许多受害人的第一反应是否认事件,作出逃避行为,如洗澡、睡觉等,希望别再回想那件事」。然而,逃避行为无助减轻情绪影响。她续指,不少受害人渐渐感到悲伤生气,质疑施暴者的行为,出现情绪困扰,严重者会患上创伤后遗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病徵包括脑海不断回闪事发情况(flashback)、不敢外出等。

可致创伤后遗不敢外出、抗拒异性

精神科专科医生、认可性治疗师黄宗显补充,创伤后遗症的患者,自杀、酗酒和滥药的风险都较高。而且性暴力不但带来身体和心理上的伤害,亦可能影响到受害人日后与伴侣的关係,譬如不敢与异性接触、抗拒亲密行为。

黄宗显忆述一个遭遇性暴力的个案,女受害人事后超过10年才求助。她当年被邻居性暴后一直哑忍,没有对任何人提起,包括家人。后来邻居搬走后,她依然不敢踏出家门,甚至不敢上班,因为会勾起当年被性暴的画面。在生活上,她拒绝或避免接触男性,心灵严重受创。当时在公营医院工作的黄宗显,希望把个案转介给社工及相关志愿机构跟进,但遭当事人拒绝。「给你一个人知道,我已经好辛苦。再多些人知道的话,我很大压力。」最后,她接受药物治疗、行为治疗等辅导,开始敢走出家门。

治疗关键——承认自己受到伤害

不少受害人对性暴力经历难以启齿,如何展开治疗?吴惠贞表示,治疗关键在于受害者承认自己受到伤害,从而面对创伤经历。她表示,接受辅导治疗时,社工会先为当事人做心理评估,检查有否出现创伤后遗症、抑郁症等徵状;假如受害人处于逃避或麻木状态,社工可向其展示评估结果,让当事人了解事件的影响,「如果当事人一直不肯承认自己是受害人,很难展开治疗」。

吴惠贞以遭到全裸搜身的女事主个案为例,她最初接受辅导治疗时,只能以点头或摇头来回应问题,「她完全没有预想这样的事情会发生,所以害怕到全身颤抖,不懂反应」。她之后确诊患上抑郁症,经两至三个月辅导及药物治疗后,情绪方渐渐恢复平静,「对某些人而言,全裸搜身这行为把自己去人性化,有感自己被当作物件(Object)来看待」。

文:邓安琪、李袓怡统筹:郑宝华编辑:梁小玲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知多啲:施暴者或曾遭性暴 也需治疗知多啲:忌质疑抨击受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