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 599views
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广东道是市民去尖沙嘴海旁看灯饰的必经之路,2000年代马路灯柱挂满串串綵灯。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1960年代尖沙嘴弥敦道中间道交界布满英伦风的圣诞彩带与圣诞树,两旁挂满红色花圈与闪灯。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今年尖沙嘴内街显得冷清,只有半岛酒店灯饰依旧。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星光行在1967年建成,最初几年的圣诞节大厦外墙都装有大型灯饰,上图为1970年的星光行圣诞灯饰,下图为今年圣诞。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1996年的霓虹灯与灯饰,将旺角弥敦道黑夜映成红色,玻璃幕墙倒影出四方八面的大型灯饰;今年圣诞节的旺角街头与平日无异。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彭志铭说因为环保而不挂灯饰的理由站不住脚,「做人不要太左胶,不要全部去到极端。有些情况适宜放两三日,令城市靓一点,如果怕光害,那就先拆了Sogo块幕墙。」(赖俊杰摄)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漂亮灯饰不再,取而代之是在天桥搭建竹棚,挂上「圣诞快乐」的丑陋灯饰,字体年年一样,设计了无新意。(赖俊杰摄)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未来城市:灯饰消失了 弥敦道怎幺说

住九龙的你应该记得,每逢圣诞,弥敦道连绵数千米的灯柱挂满一串串灯泡。

在弥敦道和亚皆老街的十字行人路,四面银行汇丰、恆生、上商、花旗大厦玻璃外墙闪烁着大型灯饰。

但后来弥敦道的灯饰「不见」了。

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神情忧伤:「以前满街灯饰是繁荣象徵,但今年连弥敦道都无晒灯饰,其实好悲凉,香港人没有了优越感。」

小商户:佔中之后无灯饰 料因经济

记者周五下午访问了弥敦道20个小商户,大部分都说近5年弥敦道灯饰消失了,「以前马路中间的石壆位灯柱会吊灯泡,不过这几年不见有,可能政府无乜钱啦。 本地人好失望,见不到灯饰会唔开心㗎。」太子泰昌玉器周太开店已十七、八年了,她说今年经济很差,生意比SARS时差很多。

甚至有3个小商户说似乎在2014年佔中之后,就不复见灯饰。亚皆老街报纸档陈先生说:「四五年无见灯饰了,好像是佔中之后没有灯饰了,不知是不是佔中后政府不肯花钱?」在永星里做了20年百货公司店员的余先生则说:「最多灯饰是佔中那年,之后都无再有,几可惜㗎。」金马伦道电子用品店李先生惋惜:「今年咩(灯饰)都无,以前都有啲嘢吊吓,今年直头无。」

彭志铭:警惕民族主义压倒普世价值

彭志铭在圣诞节晚途经弥敦道,发现全街「黑鼆鼆」,于是在fb发文怒斥:「汇丰、恆生灯胆都无一粒,佢哋无钱装置?嗱!区议会花一亿几千万去起个水池都有钱,令全城喜洋洋,会无钱吗?只不过,班奴才为配合共产党无神论的『去圣诞化』,咪由得香港变死城啰!睇住我城沉沦,心痛极!」惹来网民热议。他接受访问时说圣诞灯饰以上世纪80年代最为璀璨,因为那时是全香港最繁荣的时代,「80年代4座银行大厦都斗(竞争)的,不止挂灯泡,外墙灯饰花样除了圣诞树、圣诞老人之外,它们都会动的,例如圣诞老人雪橇上下动,亦可能是向前走紧或向上爬紧,有好多种设计和类型。」他认为圣诞灯饰除了是香港繁荣象徵,更加是香港人的一份优越感,「不止全个亚洲区,香港的圣诞灯饰是全世界最靓的」。

他猜测弥敦道灯饰消失或基于两个可能,一是政治一是经济。「两样都是不好的,无晒灯饰反映经济好差啰,连银行都唔整喎,仲有咩人有钱整?因为政治不整就更加悲惨,『习帝』去年开始不让人过圣诞,上年更有大陆民众走入商场打假的圣诞老人,今年内地庆祝毛诞,代替圣诞。今年无灯饰,可能是好白癡的区议员,话将钱留在七一和国庆,这些是好狭隘的民族主义,圣诞节是普世价值,给这些狭隘的民族思维去驾驭这件事就更悲凉。反映中共潜移默化洗紧脑,只庆祝国庆和七一,不容许西方文化,这件事才最大镬。」

「家嗰社会谢晒」

「最弊是七一灯饰和十一灯饰是好娘的,不如不要整。」他指着天桥上搭有竹棚,展示着老套的圣诞老人与大红色圣诞快乐字样的灯饰嫌弃道。「香港日后不会无晒灯饰,但会无晒希望,以前我们有优越感、有希望、有国际视野和普世价值,个人都醒啲,但现在长时间工作,搵好少钱无希望,整个社会谢晒。你在心理上、政治权利及工作权利上失去依傍,半夜三更都要开工,人是疲倦的,无晒动力再搞嘢(创作)。」

区议员:灯饰无减少

油尖旺区议会节日庆典活动统筹委员会灯饰小组负责人锺泽晖区议员接受电话访问时就强调,弥敦道的灯饰并无减少,「我们每年圣诞在油尖旺区主要做8至10个灯饰地点,根据电力供应或位置提供,决定在哪裏放灯饰,多数会放在有区议会标誌的园圃或政府建筑物外墙,或过路的政府用地」。今年沿弥敦道展示灯饰的位置共两个,包括弥敦道及加士居道交界的地图销售处屋顶,以及弥敦道与荔枝角道交界、近始创中心的油尖旺区议会区誌花园。

「我做了3年灯饰小组,过去听同事说,之前旺角道行人天桥有灯饰,但因为这几年有工程所以我们做不到。至于说早年弥敦道和亚皆老街交界汇丰银行和惠丰中心有灯饰,区议会这两年都研究过在这个位置做灯饰,但由于电力供应问题而告吹,因为我们要中电帮手做个电箱,但设电箱需时6个月至1年,我们筹备时间只有几个月,所以暂时未处理到个电箱。」

运署取消灯柱吊灯

「至于灯柱吊灯,我们都有理解为何早年会被取缔了呢?原来是运输署担心道路两旁有闪烁的灯饰会影响交通。因此,小组接受建议取消了灯柱吊灯,而我们都知道有些区都因为同样原因取消了灯柱吊灯。」

在油尖旺区长大的锺泽晖斩钉截铁说汇丰银行和惠丰中心过路处有灯饰,以及灯柱挂綵灯串都肯定是十几廿年的事。恒生企业传讯部回应称,旗下物业近10年间均没有装设外墙圣诞灯饰。花旗企业传讯部则称他们是惠丰中心的租户,无权在大楼外墙装设灯饰。而汇丰和上海商业银行则未有回覆。锺又强调和响应内地抵制圣诞节无关,「对我们完全无影响,我们基本上,灯饰传统只做圣诞和农曆新年,在灯饰相同位置将圣诞快乐变恭贺新禧,圣诞老人变财神。油尖旺区七一和国庆是没有灯饰的。」

区会主席:诿过政治是上纲上线

油尖旺区议会主席叶傲冬亦说将灯饰和政治扯上关係的言论是上纲上线:「区议会自己办公室楼层都有圣诞布置,不涉及公帑,是我们自己出钱的。而且,和佔中无直接关係,我们区议会甚至和商户一起举行人和唱旺油尖旺活动,希望吸引市民和旅客来油尖旺消费,市道真的差了,但我们因此花更多的钱和力气去吸引人流。」叶傲冬指布置节日灯饰程序包括,一般在每年年头经内务会议商讨整体拨款,之后跟足条例拿报价,再按拨款数字拣选承办商。如果金额超过某个数要再去区议会大会通过,「批给灯饰的金额从来无少过」。

油尖旺节日灯饰拨款百万

油尖旺议会19个区议员中,11人有建制背景。翻查区议会文件纪录,小组在2018年获油尖旺区议会拨款110万元作节日灯饰之用,金额与去年相同,2016年则为84万元。叶透露每年都接到市民反映灯饰少了,不止是弥敦道,「始终我们每年挂灯饰会改变一些地点,去年在我家门口,今年消失了,自然会以为灯饰少了,尤其弥敦道咁长。但我都会代小组成员去接受这个市民的意见」。

文//彭丽芳图 // 赖俊杰、网上图片、资料图片编辑 // 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